网站公告:
基金会新闻
捐赠平台
 
  • 在线捐款:
  • 银行捐款:
  • 开户银行: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西翠路支行
  • 户 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 账 号:320756027856
  • 邮汇捐款:
  • 单位名称: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西里11号院5号楼
  • 邮政编码:100161
  • 备 注: 收款人姓名只填儿慈会全称,其他内容可填入附言一栏中
  • 外币捐款:点击下载捐资协议书
联系我们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西里11号院5号楼
  • 邮政编码:100161
  • 电 话:010-51660112
  • 传 真:010-51660112-400
  • 电子邮箱:ccafc@ccafc.org.cn
  • 【求助】点我填写申请表
  • 儿童紧急救助电话:400-006-9958
  • 平台传播部电话:010-51660112-113
  • 媒体及活动联络:chenxing@ccafc.org.cn
  • 官方微博:@中华儿慈会
  • 官方微信1:ercihui
  • 官方微信2:ercihui1

   基金会新闻

走出阴霾下的烈焰青春:哪怕万人阻挡,我不会投降

发布时间:2020-04-03

每年3月的第四周,全国中小学校园安全教育周。

青少年心理安全教育,和交通、水电、灾害等安全教育一样重要。从问题发生的隐蔽性上说,它是最大的安全教育。

01

当前,全国防控形势继续积极向好。全国多地近日正式明确开学时间、布署错峰开学等,逐渐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

小陆主动和妈妈提出,想再去青爱工程全国种子教师马老师那里,和她交流一下近期的变化和感受。

小陆的学校在当地是重点高中,他平时的成绩很好,自主学习性很强,只是两年前的一段不为人知的酸楚,青春的痛,暂时阻挡了他学习的步伐。但是,一旦走出那段阴霾,小陆愈发变得勇敢。

“青春就是奋不顾身,就是一心追梦,哪怕万人阻挡,我不会投降。”小陆说。

两年前,小陆独自外出旅游时和一位来自北京的女孩相遇,女孩读高一。

长相帅气的小陆,在加上他的外向和当地特有的刚烈勇猛的性格,他和女孩聊得特别投缘。

最终,女孩子的家长发现了这件事,没收了女孩所有的通讯设备,强制阻止了这场清纯的青春恋情。

和女孩彻底失联后,小陆知道,他的青春结束了。他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公开在班里睡觉。老师说他,他很愤怒。有时控制不住情绪,甚至到了差点要打老师的状态。

他最受不了的,是每当看到有同学恋爱的情景,一看到他们成双成队的样子,他就会气愤得砸桌子。同学们和老师们都不知道他的原因,只认为他心理有问题。

父亲对他的这种状态很生气。开始有几次动手打他的时候,他都忍着。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他和父亲还手了。

父亲被他的情况吓住了,但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心理咨询师,就带他去了当地医院精神科诊疗。

医院最后诊断为狂燥症、中度抑郁症,让他住院。

02

在西北地区,当地有很多年轻人,包括孩子,从表象上看,他们明显的特征是叛逆,不好好学习,以及和家长、同伴的关系处理不好,还有的是遇到青少年青春期的情感问题。家长处理不了后,一般首先求助的是医院的精神科。

但往往,有些医院只经过简单的测试和询问,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地就确定孩子病症,然后让孩子们吃药治疗。虽然症状有所减轻,但药物的副作用很大,很多人最后发展到药物依赖或药物成瘾。

玉树地震后,青爱工程在青海援建心联小屋,随后,又与青海社科联联合开展心理援助项目课题研究。马老师参与其中,开始在当地为学生、老师、家长开展青少年心理健康知识讲座。


此后,马老师成为青爱工程首批全国种子教师,参加了四年八期青少年性教育专业培训后,把青爱工程相关讲座逐渐推广至当地的其他各州县、学校、社区。


小陆的妈妈在家长课堂中找到了马老师,那时候的小陆,已经从医院出院了,正在接受后期的药物辅助治疗。


那一个星期的住院,小陆和马老师描述,是他这一辈子最创伤的经历。打了镇静药,绑了四个小时。吃了药后,他昏昏欲睡,一个星期都封闭在住院区里。


更可怕的是,从此以后,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有病了。每次从医院开药后,他都让父母拿着,每天给他吃一颗。吃了药以后睡觉,能保证第二天七点准时醒过来。但是,小陆说,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差,心脏也不好,经常心发慌,手发抖。


在描述这段经历的时候,马老师看见他一直是攥着拳头,咬着牙的状态,语气特别气愤。从专业的角度来看,马老师觉得,应该是他内心里的这种强烈情感,没有被宣泄出来。



马老师用了心理学上的空影子技术,选择了一个天黑的时候,帮助小陆模拟了一个场景,让他面对他失恋的女孩。在做模拟的时候,小陆不让妈妈进咨询室,哪怕在隔壁都不行,他的妈妈最后只好在走廊里待着。


慢慢回到那个状态以后,小陆终于哭了出来。此后,马老师连续给他做了四、五次模拟。每次来,他都会痛哭流涕,哭到快虚脱的程度。每次哭完后没力气了,他才慢慢扶着墙走出来。


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他的妈妈吓坏了。马老师安慰她,没事的,他把情绪宣泄出来,休息一会就好了。


到他的愤怒情绪慢慢降下来的时候,马老师建议小陆的妈妈,赶紧把他的药停了,因为孩子在情感上遇到的问题,一定要把他的情感发出来。现在情绪稳定了,不要让药物的副作用给他身体更多的伤害。


“我接触的好几个孩子去医院后,都有这样的经历。当然,有些重症患者就一定要去医院,但有些轻度的行为是可以不要这样的。只要和他们父母关系作出改善和调整,他就会好起来的。”马老师说。


从去年9月份到现在,小陆恢复得很好。即使疫情之下,他仍旧自律地学习。他说,“我一定要考到北京,一定要考到一所象样的学校,然后名正言顺地,再去找她。”“我想让自己成功的样子,出现在女孩和她的家人面前。”


03

相反,在找到马老师之前,小天却没有小陆一样幸运。


小天从小到大,成绩特别优秀,是很多家长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都靠奖学金来上学。



研究生毕业以后,小天不想老在学校里待着,他想到外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结果他的父母不同意。


他只有偷偷离家出走,但他的父母和亲戚,把他找了回来。


在他的各种抗拒无效后,小天曾尝试吃药自杀,最终被家人发现。


他的父亲母亲都是农村人,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管住自己的儿子了,就委托小天的堂姐和堂姐夫帮着看管。


堂姐和堂姐夫觉得以前这么听话的孩子,现在这么叛逆,是不是心理上有什么问题了,就把他送到医院精神科去治疗。


和小陆一样,医院按狂燥症的流程给他治疗,他在里头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因为他曾经有自杀行为,大家特别担心他,就告诉他,每天必需得服药。


这个期间,他认识了小陆,他们当时在医院住院期间是病友。因为恢复得很好,小陆推荐他来找到马老师。但遗憾的是,小天已经吃了五年的药,他现在已经到了浑身乏力、胸闷,对任何事情不感兴趣的状态。如果不吃药,晚上根本睡不着觉。他已经离不开药物治疗了。


马老师说,这种咨询我不能做,不敢插手,只能和他保持着辅助的交流,因为时间太长了,药物成瘾了后,有些东西已经不可逆了。


小陆、小天,还有很多类似的孩子,他们最开始都是因为出现了严重亲子沟通的问题,但是慢慢地,当和孩子们去做探究,打开孩子内心的时候会发现,实际上还是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建立得不是太恰当导致的。家长们没有更多去关注孩子的内心。


04


经过青爱工程四年的培训,面对个案咨询,马老师在青少年安全防护这块,加入了很多青春期性教育的内容。这对于孩子和家长们来说,他们都愿意接受。尤其是孩子,从他们的专注、认真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


此外,马老师每年会前往藏区一至两次,帮助当地学校开展青少年自我保护课程。


牧区的孩子离家很远,都是住校。他们的父母都是牧民,完全把孩子交给学校管理。他们对老师和校长说,孩子交给你们,你们怎么教育都可以。学校认为这些知识很必要,也很重要,会经常邀请马老师给孩子开展这方面的课程。


当学生、家长和老师走出内心的困惑时,他们特别感谢马老师。牧区的人很淳朴,不知道怎么表达,但一直会拉着马老师的手,久久不肯离去。


邀您关注青少年安全教育


一般人听到青少年安全教育课,马上想到的是防水,防盗,防灾,防拐,但从问题发生的隐藏性来说,青少年性健康的安全教育,是最大的安全教育。


自2008年汶川地震开始至今,青爱工程在四川、青海等地,通过在学校援建了“心联小屋”(心联小屋在汶川地震时始建,为灾区版青爱小屋)。通过小屋帮助学校搭建长效的心理援助机制,为当地培训、培养本地师资队伍,形成了一支不走的心理救援团队,长期陪伴孩子健康长大。


青少年性健康安全教育,是一门学术性、专业性很强的学科,需要有专业的师资与专业的培训体系,而国内符合性健康专业心理援救资格的心理治疗师,不足几百人。


十几年里,心联小屋不断培养当地师资,补充到心联行动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