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公益慈善动态
捐赠平台
 
  • 在线捐款:
  • 银行捐款:
  • 开户银行: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西翠路支行
  • 户 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 账 号:320756027856
  • 邮汇捐款:
  • 单位名称: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西里11号院5号楼
  • 邮政编码:100161
  • 备 注: 收款人姓名只填儿慈会全称,其他内容可填入附言一栏中
  • 外币捐款:点击下载捐资协议书
联系我们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西里11号院5号楼
  • 邮政编码:100161
  • 电 话:010-51660112
  • 传 真:010-51660112-400
  • 电子邮箱:ccafc@ccafc.org.cn
  • 【求助】点我填写申请表
  • 儿童紧急救助电话:400-006-9958
  • 洽谈合作及企业筹资部电话:010-51660112-208
    平台运营部电话:010-51660112-208
    品牌传播部电话:010-51660112-109
  • 媒体及活动联络:chenxing@ccafc.org.cn
  • 官方微博:@中华儿慈会
  • 官方微信1:ercihui
  • 官方微信2:ercihui1

   公益慈善动态

国际公益观察|组织新讯(Vol.1-2019)

发布时间:2019-07-26

“组织新讯”栏目主要介绍世界各地慈善公益组织的最新状况。


本期主要内容有:美国志愿者年度总服务时间价值已达1670亿美元;特朗普基金会同意解散;旧金山考虑剥夺扎克伯格的医院捐赠冠名;2018年灾难慈善中心获捐1530万美元;美国捐赠圈成为小额捐赠者参与捐赠的切入点。


美国 | 志愿者年度总服务时间价值1670亿美元


2018年12月2日,据《The Nonprofit Times》报道,与两年前相比,2018年美国志愿服务人数增加了近四分之一,成年志愿者的志愿服务参与率自收集数据以来首次超过了30%。负责监管美国志愿队(AmeriCorps)和老年志愿队(Senior Corps)的联邦机构国家和社区服务公司(Corporation for National and Community Service ,简称“CNCS”)发布了“2018年美国志愿服务”(Volunteering in America 2018)研究的结果。研究估计2017年有7730万人参加志愿活动,比2015年最后一次报告显示的6260万志愿者增加了23%。自CNCS上次发布报告以来,美国整体志愿服务参与率增加了6%以上。根据独立部门(Independent Sector)数据,2017年志愿者小时平均价值约为24.14美元,69亿志愿者小时的志愿服务价值接近1670亿美元。


实际上,美国志愿者参与率在过去15年持续下降。与CNCS数据同一周公布的、由Do Good Institute 发布的“美国志愿者在哪里?美国城市和州志愿服务普遍下跌“(“Where Are America’s Volunteers? A Look at America’s Widespread Decline in Volunteering in Cities and States”)研究报告记录了这一趋势。


本报道同时指出,2018年志愿服务人数上涨很有可能与千禧一代有关。CNCS发言人Samantha Jo Warfield称,千禧一代是在学生时代体验服务学习(service-learning)的第一代人,志愿者永远是志愿者,所以如果一个人在人生的早期阶段能获得服务体验,那就很容易保持这种公民习惯。根据皮尤研究所(Pew Research)数据,千禧一代(出生于1980年至1995年之间)预计在2019年将超过婴儿潮一代,成为人口最多的健壮成年人群体。随着千禧一代中年长的人们接近40岁、开始建立家庭,许多人现在正进入生活中关键的慈善阶段。


美国 | 特朗普基金会同意解散


2018年12月28日,据《The Nonprofit Times》报道,唐纳德·J·特朗普基金会(Donald J. Trump Foundation)同意在纽约首席检察官办公室(New York Attorney General’s Office)的监督下解散,并将在30天内分配其剩余资产。根据法院文件的规定,在指示发出后30天内,办公室和基金会双方将联合提交一份可接受资产分配的非营利组织名单,以便平均分配剩余资产。


基金会在11月向美国国税局(IRS)提交的2017年990表格中报告其净资产总额为174.5万美元。据报道,基金会总收入为775,311美元,其中包括特朗普公司提供的502,400美元捐款。董事会由特朗普、艾伦·威魏森尔贝格(Allen Weisselberg)、和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r. Trump)及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组成。根据该税表,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于2017年1月辞去董事会职务。


特朗普原计划在2016年赢得选举后解散基金会,但前首席检察官埃里克·施内德曼(Eric Schneiderman)当时正进行的调查阻止了这一行为。由于未向慈善处登记并提供年度财务报告,基金会被命令停止在纽约进行筹款活动。在2016年共和党总统初选期间,基金会还存在自我交易、与竞选和委员会相互配合等指控。


在施内德曼离任后,由Underwood领导的首席检察官办公室于2018年6月提起诉讼。除了关闭基金会外,该诉讼还要追究280万美元的赔偿加罚款,并禁止特朗普或其成年子女未来10年内在纽约运营慈善机构。


美国 | 旧金山考虑剥夺扎克伯格的医院捐赠冠名


2018年11月28日,据《卫报》报道,“陈-扎克伯格倡议”(CZI)的一些受助者和扎克伯格慈善事业的其他受助者开始担心“污名”情况。事实上,11月27日在旧金山举行的监事会会议上,监督员Aaron Peskin宣布他曾要求该市律师草拟法例,旨在将现在名为“普莉希拉·陈和马克·扎克伯格旧金山综合医院及创伤中心”的医院名称中删除扎克伯格的名字。(普莉希拉·陈在那里接受过儿科医生培训,扎克伯格夫妇为其捐赠了7500万美元)“综合医院”改名时引起了争议,但最终获得批准。


Peskin在《卫报》的电话采访中说道:“鉴于Facebook所涉及的持续性丑闻,包括最近与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一起参与了反犹太主义时尚等骇人听闻的公司行为,将马克·扎克伯格的名字留在医院是不合适的”,并补充说,应禁止赋予公共机构冠名权这一行为。


Peskin表示:“对于从根本上属于城市公民的机构及空间品牌来说,为其标价并不正常”,并指出旧金山市民投票通过了近9亿美元的债券措施,为医院提供资金,与此相比,扎克伯格对医院翻新的贡献不足市民贡献的10%。


扎克伯格的名字不会很快从建筑物中移除。城市检察官办公室(attorney’s office)拒绝就改变所需要的内容发表评论,并引用了检察官和客户间的信息保密特权(attorney-client privilege),但Peskin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要求检察官回答一些问题,即旧金山是否必须归还扎克伯格的捐赠,或者是否可以根据“对公众信任的某种背叛”撤销冠名权。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最近的调查报道显示,Facebook聘请了一家保守的公关公司攻击批评者,批评者中有许多像Color of Change一样的非营利组织,于是将他们与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以及乔治·索罗斯联系起来,称有些非营利组织是建立在犹太阴谋的古老转义上进行反犹太主义攻击。


美国 | 2018年灾难慈善中心获捐1530万美元


2018年12月25日,灾难慈善中心(Center for Disaster Philanthropy)宣布,在2018年,中心共获得1530万美元捐款用于支持灾后恢复工作。灾难慈善中心专注于弱势和高危人群,优先考虑对社区组织的投资,以支持一系列对个人和社区至关重要的恢复计划。


这笔捐款主要由基金会、公司和个人资助,支持了100多个组织,用于帮助受飓风、洪水、森林火灾、地震、龙卷风和人为灾害影响的社区进行恢复工作。具体包括:890万美元用于德克萨斯州飓风哈维(Hurricane Harvey)恢复工作;340万美元用于支持飓风艾玛和玛丽亚(Hurricanes Irma and Maria)恢复工作,其中飓风艾玛佛罗里达州专属恢复基金150万美元;中西部早期恢复基金(Midwest Early Recovery Fund)70万美元;30万美元用于墨西哥抗震救灾工作;20万美元用于2017年加州山火恢复工作;20万美元用于路易斯安那州灾难恢复联盟(Louisiana Disaster Recovery Alliance);4.4万美元用于伊朗/伊拉克的抗震救灾工作;以及1.5万美元用于叙利亚难民援助。


灾难慈善中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Robert G. Ottenhoff表示:“我们坚信对灾前预防 、灾后恢复和复原的专注能够对慈善家如何回应灾难以及帮助受影响社区产生催化作用” 。灾难慈善中心复苏基金(CDP Recovery Fund)主要捐赠者、帕特森基金会(Patterson Foundation)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ebra Jacobs表示:“多年来参与全球灾后救援与重建工作已经让帕特森基金会了解灾难性事件发生后数月和数年内长期恢复工作的重要性。”


美国 | 捐赠圈成为小额捐赠者的切入点


2018年12月7日,据《非营利季刊》报道,中等收入捐赠者在美国的捐赠力度正在下降,这似乎也对依赖这类捐赠的非营利组织造成了损害。和其它情况一起,这导致了《非营利季刊》呼吁恢复普遍性的慈善支出减税措施,以平衡慈善捐赠的规模。


这对于中等收入捐赠者来说不能算是多好的消息,但正如Ronnie Polaneczky在《费城询问报》(Philadelphia Inquirer)中提到的那样,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反趋势:捐赠圈(Giving Circles)数量激增。


一项研究表明,2007年至2016年,全美范围内的捐赠圈数量增加了两倍。Polaneczky表示,在捐赠圈中,捐赠者集体筹集资金,然后投票支付给项目执行方,其所涉及的资金量依旧不多,但一直处于增长状态。2017年的一项研究估计,在捐赠圈的历史捐赠中,可能已经支付了12.9亿美元,然而这显然逊于同年的捐赠总额4100亿美元。


尽管如此,捐赠圈非常重要,因为对于慈善事业和捐赠者而言,本地慈善事业往往由于规模太过微小而被忽视。此外,新捐赠圈也在持续出现。


本文源自:国际公益学院公益研究中心